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七章 咄咄逼人

第1卷 第七章 咄咄逼人






  至于宋采英和尹公子之间的争吵,为何在围观众人眼中那么理所当然,原因自然与利益相关。

  尹公子名尹杰,在望城年轻一代中颇有威望,只因人家有一个可靠的老子尹相州,乃望城知府。

  而宋采英,稍稍陌生一些的都尊称一声邹夫人。宋采英今年二十有八,早已成亲数年,夫君名为邹言。别看邹言名字文绉绉的,却是个妥妥的富二代,望城最大的船商邹老爷子唯一的子嗣。

  一个望城官员之首,一个商人之首,按理说两家应竭诚合作,共同创建美好家园。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,两个不同的家庭,培养出的下一代,生活观点自然不同。

  尹杰,喜卖弄文学,在他的眼里,人是分三六九等的,文人自然站在最顶层。

  邹言,有猎奇之心,喜玩,望城一切所谓上不了台面的场所,都有他的身影。

  在某些老学究眼中,二人是两个极端的例子。尹杰自然深得人心,文质彬彬,好学上进。而邹言就显得上不了层面,每日吃喝玩乐,典型的纨绔子弟。

  当然,两个人的共同点,也是有的,便是女色。

  在这个世界,追求女色是实力的象征,哪怕邹言已成人夫,也未曾有人限制过他。

  几年前的中秋,望城第一风月之地红纱阁举办魁首之争。两人一个有文采一个有钱,又作为文人派和纨绔派的代表,自然免不了一场争斗。只是可惜,红纱阁的头牌既喜文又爱财,各占一半的两人都未能得偿所愿。

  至此,两家算是结仇。当然,尹杰的父亲是知府,想要对商人下绊子,轻而易举。可不要忘记,望城还有个武王爷云长山,在隐隐维持平衡。

  当初,云长山被封为武王,封地望城,本可自由任命望城的大小官员。只是为了安抚云长河的疑心,他并未行使这一权利。

  刚开始,知府尹相州感到非常诧异,在经过调查后,得知内情,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于是,尹相州两面为人,与云长山似君子之交,既不亲密,又不疏远,保持职务往来。在公事上,更不敢公报私仇,以免让云长山抓到尾巴,以此为由,撤换掉知府之职。

  就这样,尹家与邹家的矛盾,并未摆上台面,仅仅表现在年轻一代身上。

  当然,这只是旁人对宋采英和尹杰争吵原因的看法,深究下来,其实更多的是宋采英的私心。

  宋采英家门并不显赫,其父是在望城颇有名望的教书先生,算是书香门第。

  当初,宋父曾做过云璃儿的私教,一来二去,云璃儿与宋采英相熟,再加上爱好相同,成了闺中好友,无话不谈。

  两人经常一同出入各种场所,对尹杰的想法皆心知肚明。

  尹杰对云璃儿有一亲芳泽之心,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曾多次向云璃儿抛出爱意,无奈云璃儿却看不上他。

  如今,云璃儿已成人妇,而新郡马爷竟是无名之人,尹杰自然不能信服,一直憋着探一探郡马爷的深浅。谁知,自从郡主大婚后,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这可急坏了他。于是,他便以举办文会之由邀请云璃儿,凑巧云璃儿觉得风头已过,可以露面。

  让尹杰没想到的是,郡主来了,郡马爷却未曾出面,这让他的小心思落了空,急不可耐的打听起郡马爷的消息。

  而这一打听,云璃儿脾气好,不说什么。反倒是一旁,看他不顺眼的宋采英,开启了嘲讽模式。

  听到宋采英的嘲讽,尹杰顿时不悦,说道:“难道郡马爷被事务缠身?郡马爷有功名在身?”

  这些问题,宋采英当然无法回答,她看向云璃儿,眼神中有些许希冀,可能是盼着云璃儿出言反驳。

  云璃儿依旧淡定自若,说道:“尹公子的邀请函上只有璃儿的名字,所以未带夫君前来。”

  尹杰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,露出笑容,说道:“哎呀,这倒是怪为兄了,毕竟郡马爷是入赘王府,为兄以为只要邀请郡主,他自然要一同前来。”

  入赘这个词,并不好听,在这里,只要是男人,不管入赘后什么身份,总会让人诟病。

  “自然要以邀请函的名字做数。”云璃儿依旧镇定,绝不会将话题停留在韩容生身上。

  可是,她面对的是心有目的的尹杰,俗话说,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,越是不把话摆在明面上,越是不好对付。

  “是为兄的错,不如这样,我派随从去往王府,再次邀请,如何?”尹杰摆明了不达目的决不罢休。

  “夫君不喜这类聚会,舞文弄墨更不是夫君的强项。”

  尹杰听后,连连摇头,疑惑的说:“为兄素来知道郡主的喜好,若郡马爷肚无两点墨,怎会使郡主另眼相待,甚至招入闺中。”

  云璃儿眉头紧皱,沉吟片刻说道:“夫君命运坎坷,从小便游荡江湖,见过不少奇事,更养成一副洒脱性子,璃儿虽喜文墨,却更喜夫君与我不同,这样,夫妻相处才更有趣味。”

  云璃儿的托词已经相当好,若是旁人,听闻郡马爷不喜舞文弄墨,早已放弃劝说,可尹杰却不信,执意要让郡马爷出现,显得咄咄逼人。

  “哦?那正好,不如让郡马爷来给我们这些未曾在江湖上行走过的人,讲一讲奇闻异事,增长一下眼界。”

  话音一落,旁观人群中与尹杰交好的,纷纷出言。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郡主,既然郡马爷见多识广,我们更想交这个朋友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时间,似引起共鸣,福泽楼三层陷入一片嘈杂,可见,怀着不轨之心的,大有人在。

  云璃儿一时间竟为难起来,她的性子不算强势,当人云亦云时,不知该如何拒绝。

  好在,云璃儿有宋采英可做依靠,她看得出云璃儿颇有为难,此时尹杰依旧咄咄逼人,早已让她怒从心生。

  “尹杰,你不要太过分,你以为没人知道你那点小伎俩。在望城,知道你对郡主有觊觎之心的,大有人在。而郡主突然成亲,你自然不服,此时纠结在郡马爷身上,恐怕是别有用心。”

  其他人顾忌尹杰的身份,心中了然却不敢挑明,唯独宋采英不怵他,直言不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