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十五章 迫不及待的邹言

第1卷 第十五章 迫不及待的邹言






  尹杰回到前堂,没有看到王若岚的身影,内心充满失望,脸上顿时显得灰暗。总之,今天的他,事事不如意。离开王家,孤独的身影,倍显凄凉。

  王若岚来到书房门前,推门而入。

  “没规矩。”王应同语气严厉,面容却很慈祥,老来得女,从骨子里万分疼爱。

  “父亲,尹杰来干什么?”

  “他是我的学生,来看看我怎么了?”

  王若岚忍住笑意,揶揄道:“您就别嘴硬了,您对他有多了解,您心知肚明,若您没有威望,恐怕他连句老师都懒得叫,更别说登门拜访。”

  王应同下意识的想要训斥,却说出话来。

  “你……唉,尹杰这孩子,聪颖明慧,好学上进,可惜不够沉稳,心胸不够,若长此以往,难成大业。不过,比之我的其他学生,他已算难得,只须好好管教。”

  王若岚最怕的就是王应同唠叨,急忙说道:“好啦,人家是知府之子,用得着您管教。他来找您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  王应同指着桌子上的诗回答道:“让我给他解诗。”

  “什么诗?我看看。”说着,王若岚一把抓过写有诗的纸。

  “是这首诗啊。”她的语气中,竟像是知道此诗。

  王应同疑惑的问:“你知道?”

  王若岚点了点头,说:“从学堂的兄长处听来的。”

  王若岚虽身为女子,但有一个曾为国子监博士的父亲,自然从小饱读诗书,不满二十便进入学堂教书。上午,她从同为学堂老师的口中听过这首诗,以及此诗的来源。

  “快与我说说,何人作诗?”王应同显得有些急切。

  “父亲有兴趣?”

  “此人若年纪轻轻,必是有才之人。”

  “怕是要遂了父亲意了,听学堂的兄长说,此诗正是武王府郡马爷所作,献给郡主的情诗。”

  王应同重新拿起诗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说道:“怪不得,诗中有云璃二字,入赘王府,所以不知是主是客,略显迷茫。但是,对郡主的心意却是真诚。”

  这回轮到王若岚惊讶了,问道:“这首诗内容竟然这么丰富,女儿开始未能理解,听父亲一说,茅塞顿开。”

  “不仅如此,此诗有一处连我都不能解释。”

  “哪一处?”

  “便是第一句,内心悲凉,既然对郡主情真意切,何来悲凉。”

  “可能郡马爷的身世经历,有些复杂吧。”王若岚作出合理的猜测。

  王应同点点头,说:“也只能这么理解了。”

  王若岚感慨道:“本来还在为郡主突然大婚疑惑,如今才知晓,是郡主有眼光啊。”

  此时的王应同已陷入思考,片刻后说道:“你与郡主相识,找机会走动走动,可随口一问,凉在何处?”

  王若岚与云璃儿确实相识,可关系算不上多亲切,毕竟她很早便进入学堂教书,走动机会不多。可她清楚父亲王应同的为人,凉之一字含义的由来不搞清楚,怕是吃不下睡不好,只能由她这个做女儿的出面了。

  “过些日子吧,总不能上门便问,用您的话说就是,太无礼了。”王若岚答应下来的同时,还不忘调侃王应同。

  此时的望城,不止王家,许多豪宅之中,都有人手拿此诗,揣测作诗人的心理。对他们来说,诗的本身内容的确重要,但最能引起他们兴趣的,是作诗之人诗中含义的由来。

  大雨连绵的第三天,身处王府的韩容生还不知道,他写的那首诗已经在望城传开。

  雨天,为炎热的夏季增添一丝清凉,可持续的下雨,就没有那么惹人喜欢了。

  韩容生觉得,他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凉亭里,观赏着一成不变的雨幕,而且到处潮湿无比,竟有些怀念炎热带来的干燥。

  云璃儿每天早上倒是会和韩容生聊会天,但之后,她就会窝在房中,读书写字,而小青,总是孜孜不倦的陪在一旁,扔下韩容生孤零零的坐立不安。

  这天,邹言打着油纸伞出现在院子里,下人将他带来后,他还文绉绉的向下人道谢。

  韩容生本来在屋内躺着,听下人说邹言来访,急忙起身,出门一看,邹言正坐在凉亭内,喝着他早上剩下的凉茶。

  韩容生扯着脖子对楼上喊道:“小青,沏壶茶送到亭子里。”不等小青回答,也不打伞,便走了过去。

  “邹兄,这雨天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邹言笑着说:“下雨不怕,有伞。”

  韩容生看着他湿透的下半身,想笑又不敢笑。

  两人坐在亭中,围绕着大雨,说起闲话,直到小青将一壶刚沏好的热茶送来,邹言喝了两口后,韩容生才问道:“邹兄,说吧,所为何事?”

  邹言喝口茶,感觉舒服许多,瞪着眼问道:“韩老弟,别揣着明白装糊涂。”

  韩容生觉得自己委屈极了,自己又不是神算,怎么会知道邹言来访的目的。

  “呃,小弟真的不知。”

  邹言阴阳怪气的说:“装,你就装,说书呗。”

  韩容生恍然大悟,才想起还有这茬,无奈问道:“不用这么急吧。”

  “废话,自从听完老弟说书,回到家中苦思冥想,却总是偏离西游这两个字,也少了些趣味。”

  “这不是下雨嘛,就算我去说,也未必有人听。”

  “你说的啊,你去说,我保证有人听,而且人比那天还要多。”

  韩容生就是客气一下,下着雨,他可不愿去到茶馆,说的满身大汗,本来就潮湿,出过汗更是难受。

  “还是算了吧,等雨过天晴,我必然去说一场,你看如何?”

  邹言吧唧吧唧嘴,迟迟没有回应,似在犹豫考虑,半晌后才说道:“老哥也不为难你,雨一停,首先通知我,我去茶馆找老板谈,定下时间,贴出告示,到时必定高朋满座。”

  邹言表现的如此急切,韩容生当然不好再得寸进尺,两人各退一步,点头答应。

  随后,邹言说道:“不许食言啊,许多人都等着呢。”

  “哪有这么夸张。”

  “那是你不知道,现在外边都传开了,只要喜欢听书的,都翘首以盼,等着你出马呢。”

  “传开了?这不好吧,我的身份……”韩容生毕竟是郡马爷,去茶馆说书的消息被传出去,难免招惹非议。

  “放心吧,你郡马爷的身份还没暴露。可是,人家知道你是郡马爷,也是早晚的事。说起来,你可不像在乎外界言论的人。”

  韩容生自然有顾虑,说道:“我是不在乎,可王府不行。”

  邹言听了深以为然,不由眉头紧皱,生怕以后不能听韩容生说书。

  邹言的表现,让韩容生知道,自己还是低估西游记故事内容的影响力,不愧为传世名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