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十三章 大雨,凉亭内

第1卷 第十三章 大雨,凉亭内






  深夜,武王府,云璃儿坐在桌前,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一张纸,上面所写正是今日韩容生所作的诗。

  “身是客,为何忧愁?旧时香,是故人吗?可为何又出现云璃二字?”

  云璃儿扶额,表情略显复杂。

  小青端着一碗热汤走了进来,将热汤放在桌旁,担忧的问道:“郡主,太晚了,喝点热汤睡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云璃儿轻轻应答,然后将写有诗句的纸小心翼翼的折起,放在书的下面。

  她用手捧住碗,轻轻的摩擦碗边,显得心事重重。

  “郡主在想什么?”小青一眼便看出主子有心事。

  云璃儿回过神来,笑了笑说:“没事。对了,今日韩公子在茶馆说书了?”

  “可不嘛,公子讲的特别有趣,比说书先生讲的还好。”提起说书,小青来了精神。

  “哦?跟我说说。”

  “好像叫什么西游记,一个猴子从石头记蹦出来……”

  小青兴高采烈的将韩容生所讲的内容,大致表达出来,不过,她的说故事能力比韩容生可差远了,但云璃儿依旧听的有趣。

  “郡主觉得如何?”小青讲完后,满怀期待的问起云璃儿的意见。

  “故事倒是有趣,可与西游无关啊。”云璃儿有些疑问。

  “邹公子也问过,公子说,还早呢,后面就知道了。”小青回忆起熟悉的一幕。

  云璃儿点点头,小青起身,说道:“好了,郡主,快睡吧,您若想听,让公子给您讲,公子讲的比我有趣多了。”

  云璃儿无奈一笑:“好了,知道了,你也赶紧去睡吧。”

  小青退下,云璃儿再次陷入沉思,许久之后才睡下。

  韩容生起了大早,却赶上糟糕的天气,阴沉沉的,闷热无比。

  他抻着懒腰,懒洋洋的坐在院子凉亭中,闷热的天气让他有些无精打采。

  这时,小青从房内出来,看到韩容生说道:“公子起的早。”

  “不早啦,你和郡主起的更早。”

  云璃儿的时间观念很强,如果不出门,每个时间该干什么,安排的妥妥当当。

  “公子错了哦,昨夜郡主睡的晚,到现在还没起。”

  “哦?”韩容生虽感稀奇,却没多说什么。

  小青忙的差不多后,打好洗脸水,进入房中,过了片刻,云璃儿走了出来,一如既往的娇美。

  “公子起的早。”

  云璃儿主动打招呼,让韩容生受宠若惊,咧嘴一笑,说道:“鬼天气,闷热,睡不着。”

  云璃儿抬头看看天,说:“是啊,看这天气,快下雨了。”

  “下雨好,能凉快点。”

  话音未落,站在院子里的小青便喊道:“掉雨点了。”然后急忙跑进了房中。

  随后,只听雨声从小到大,到最后,竟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,大雨倾盆。

  小青手拿两把油纸伞,站在房门前喊道:“郡主,公子,进屋里来吧。”

  韩容生摇了摇头,说:“我就不进去了,这里凉快。”

  云璃儿紧接着说:“我也算了,小青,你待在屋里歇着吧。”

  小青闻言,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油纸伞,转身离开。

  “这雨可真大。”云璃儿将手伸出去,感受了一下雨点砸在手心的感觉,又急忙收了回来。

  “夏天本就多雨。”

  “希望这雨不要下太久,否则又有平民要受苦了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云璃儿担忧的说:“照这么下,不出两三天,望京河的水怕是要涨起来了。”

  望京河,一条直达京城的运河,虽然带来的好处极大,却经不起大雨的考验。不过,大雨刚刚开始,此时担忧有些早了。

  “望京河附近的人家应该会有所防备吧。”

  “城内倒是无碍,只怕附近的县和村落会遭遇水灾。”

  看着眼前的景象,韩容生一阵恍惚,面露悲伤。

  云璃儿心细如发,很快发现韩容生情绪的转变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韩容生回过神来,说道:“没什么,可能是想家了。”

  云璃儿有些愧疚,轻声说道:“咱们虽然是假成亲,做给他人看,但也不用时时都在,若是念家,不如回去看看。”

  回去?韩容生笑着摇了摇头,笑容中尽是凄凉。

  “回不去了吗?天灾还是人祸,近两年大云国境内并未有过战乱。”

  云璃儿从未问过韩容生的来历,而武王云长山碍于薛什的情面,也不会当面问。不过暗地里肯定在调查,至于调查结果,显而易见,无用功罢了。

  韩容生总是提醒自己随遇而安,可每到黑夜,总会看向天空,遥望星辰,欲寻找家的方向。

  “天灾?人祸?都有吧。”

  韩容生自嘲一笑,可不嘛,自己争取来的参加团建机会,半路遇大雨,这才导致了一切。

  云璃儿可能觉得话题有些沉重,不再言语。她和云长山曾私底下猜测过韩容生的身份,却没有头绪,就连调查,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出现。最后,无奈暂下结论,承认了韩容生一直隐居山林的说法。

  “公子讲的西游记着实有趣。”聪慧的云璃儿很快转移了话题。

  韩容生的情绪从悲伤中抽离出来,问道:“郡主何时听过?”

  “昨夜听小青讲的。”

  “有兴趣?”韩容生来了精神,能说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,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。

  “对后续很期待。”

  “反正无事,我给你开个小灶,如何?”

  “小灶?讲故事便讲故事,什么开小灶。”

  “本想留着去茶馆说的,单独为你说一遍,不是开小灶是什么。”

  “是你嘴痒,自己要说的。”云璃儿不肯承认想听。

  “好,是我寂寞难耐,多谢郡主肯花时间听我念叨。”

  “快说吧。”云璃儿难得一见出现娇羞表情。

  “郡主听到哪里?”

  “太白金星请悟空上天。”

  韩容生回忆片刻,开始讲起。

  “话说太白金星遵命来到花果山,宣读圣旨。孙悟空听了十分高兴,就命令猴子们看家,自己跟着太白金星驾着云来到灵霄殿上……”

  凉亭外,大雨滂沱,丝毫不见减小的趋势。凉亭内,男子侃侃而谈,时不时手舞足蹈,女子全神贯注,侧耳倾听,时不时捂嘴浅笑,形成一副绝美的天然画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