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十九章 一镐头撂倒

第1卷 第十九章 一镐头撂倒






  原因很现实,大云国在土地管制上十分松散,大部分农用耕地都掌握在地主阶级手中。贫苦人家想要种地,必须从地主手中租赁,一年的收成大部分要给地主充当租金,而农民只留下小部分当做口粮,这就导致了,穷则越穷,富则越富的两极分化状态。

  家中劳动力充足的,寻找荒山野地进行开垦,但是,工具简陋,能够开垦面积的小之又小。

  望京河商船来往繁密,有些头脑的便在河岸边做点小生意,卖点手工品、吃食等等有特色的东西,最起码日子过得富足。

  当然,其中的利益有无数人盯着,付出和风险还是有的。如今望京河涨水,便是风险之一。

  韩容生的加入让这一带热闹起来,干起活也没有这么枯燥。

  可这样的场面并未维持太长时间,三人的出现打破了一切,其嚣张的态度让韩容生怒火中烧。

  只见远处走来三人,为首之人态度嚣张,背着手,如大老爷一般在四处巡视,身后跟着两名衙差打扮的人。

  “徐老头,你很嚣张啊,竟然偷懒,是不是不想在渔阳镇呆了。”为首的男子训斥道,甚至踢向徐老头的后背,徐老头一个不稳,趴在地上,浑身泥水。

  韩容生扔下镐头急忙奔向徐老头,急切的问道:“老伯,没事吧。”

  将徐老头扶起后,面色阴沉的吼道:“你们干什么!”

  为首男子斜着眼睛,上下打量韩容生,然后说道:“哎呦,谁家的公子,闲着没事来做好人,滚蛋。”

  徐老头在起身后,不停的拉扯韩容生,不让他说话,可韩容生哪里受过这种气,当即说道:“有话说话,怎能踢一个年长老人,难道没有王法了吗。”

  为首男子大笑道:“王法?在渔阳县我就是王法,不信?问问他们。”

  此时,刚刚还和韩容生谈天说地的众人都埋头苦干,像没看到一样,只有徐老头一脸恐惧,坚持站在他身边。。

  “你是王法?呵呵,你是知县啊,还是县丞啊。”韩容生知道眼前的男子身后虽然跟着衙差,但既不是知县也不是县丞。

  男子见韩容生这么有底气,竟有些心虚,说道:“你甭管我是谁,我也未和你说话,一边去,你的父母花钱是让你们享福,你竟然主动来干活,真是贱的。”合着,把韩容生当成渔阳县某个富户家的公子了。

  然后对徐老头怒吼道:“徐老头,你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懒,简直胆大包天,你说我该怎么治你。”

  徐老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边磕头边说:“巡检大人,小人有罪,小人年岁大了,体力不支,便请这位小哥暂替,求求大人,饶过小人一次。”

  韩容生急忙将徐老头扶起来,徐老头不从,与其反抗,可力气终究差了些,拗不过韩容生。

  被称为巡检的男子更加嚣张,说道:“好了,好了,别在我面前做戏,收拾收拾滚出渔阳县,回村吧。”

  徐老头急得眼泪直掉,哀求道:“大人,我回哪个村啊,当初搬来渔阳为了做点小生意,把房子卖掉了,回去无房无地,如何生活?”

  “干我何事。”男子冷漠回应道。

  徐老头彻底绝望,整个人越发呆滞,又显得苍老了几岁。

  韩容生自认不是好人,却无法容忍如此丧尽天良之事,早已怒火滔天,顿时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。

  “小小巡检,从九品官员,竟然自称王法,随意驱逐居民,简直无法无天。”

  如今的穷苦大众,见官就称呼大人,哪里知道官阶。男子听韩容生知道巡检的官阶,顿时小心起来,不过态度依旧蛮横。

  “小子,你姓甚名谁,哪家的?”

  韩容生嘴角一撇,说道:“我在渔阳县有亲戚,暂住而已。”之所以不亮出郡马爷的身份,是因为他想看看这位巡检大人会做到何种地步。

  一听韩容生竟然连本地人都不是,巡检一脸的轻蔑,不再搭理他,转而对身后的衙差说道:“把徐老头赶出渔阳县。”

  其中一个衙差走向徐老头,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,厉吼道:“徐老头,巡检大人发话,快走吧,等吃了苦头就迟了。”

  一个衙差竟然要拔刀,这更加让韩容生无法容忍。韩容生猛然捡起镐头,站在徐老头身前,说道:“莫再靠近,否则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巡检和两个衙差忍不住笑了出来,巡检更出言嘲讽道:“好人不长命,既然你非要出头,那也不要怪我。”随后向衙差下令道:“动手,他若阻碍便随他,妨碍公务,死了都不屈。”随口竟扣下妨碍公务的帽子,看来没少干这种事。

  韩容生拿镐头只是为了吓唬人,表示自己的决心而已,却没想到对方真的要动手,话语间对人命视如草芥。但是他下定决心不会退让,也许天下不平事他管不了,可碰到了,甚至因他而起,说什么也要拼一次。

  衙差真的拔出了刀,再次吼道:“让开。”

  看韩容生不理会,一刀便砍了过来。韩容生急忙后撤一步,抡起镐头向衙差的头部砸去。

  俗话说一寸长,一寸强,衙差并不是什么武艺高强的人,又没有防备,顿时中招,只听砰的一声,镐头和衙差的头部碰撞,血花四溅,衙差瞬间瘫到在地上。

  衙差躺在地上打滚,捂着头部惨叫连连,周围的人都被惊住,发起呆来。

  巡检没想到韩容生竟然真的反抗,顿时心虚,对另一个衙差说道:“快回去叫人。”说完,转身就要跑。

  韩容生早已料到,抢先一步,镐头精准的砸在巡检的小腿上,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,巡检发出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,脸上满是惊恐。

  另一个衙差已跑远,韩容生懒得去追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巡检说道:“你不是厉害吗?”

  巡检怕归怕,依旧有底气的说:“你要考虑好,一会衙差带人来,你就完了。”

  考虑?韩容生嗤之以鼻,今天既然已经见血了,何不把事情闹大。

  此时,徐老头和周围的人纷纷劝说韩容生赶快离开。

  “小哥,你快跑吧。”

  “是啊,你斗不过的。”

  ……

  韩容生有些无奈,人被欺压惯了,什么都怕。

  “他一个小小的从九品巡检,难道真的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我不成。”韩容生说着还踢了一脚巡检。

  众人没有回答,他们只知道是官就有权利,不敢过分参与。

  巡检硬撑着小腿处撕裂般的疼痛,说道:“嘿嘿,记住爷爷的名字,齐大川,渔阳县丞是我姐夫,等死吧你。”

  果然,韩容生早已料到巡检的背后还有人,只是没想到是县丞,他倒要看看,这小小渔阳镇,官官相护到底会延伸到什么层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