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十八章 渔阳县

第1卷 第十八章 渔阳县






  “下官渔阳县知县宗阳参见郡主、郡马爷。”来迎接的人正是渔阳县知县,他刚刚得到郡主亲临的消息,便在此等待。

  云璃儿点了点头,说道:“辛苦宗知县了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“李同知何在?。”

  李永照是望城的同知,知府尹相州的二把手,此次代表尹相州坐镇渔阳镇。

  “李大人被紧急召回望城。”知县宗阳是正七品官员,遇上身为从六品的李永照只能称之为大人。

  云长山刚刚病倒回了望城,李永照就被召回,这其中的原因耐人寻味。

  “灾情如何?”云长山病的突然,关于渔阳镇的水灾情况描述的并不详细。

  “大部分房屋被水浸泡,小部分坍塌,没有人员伤亡,财产损失严重,好在,未波及农田。”

  “我记得,曾经望城下令,临近望京河岸的村县必须挖沟渠,怎会一点用处没有?”

  宗阳顿时有些慌乱,答道:“的确,当初我们挖了几条沟渠,前两年还有些用处,只是时间一长,沟渠塌的塌,平的平,指望不上。”

  “如今雨还未停,施行的何种方案?”云璃儿紧接着问道。

  “清理淤泥,全力排水。”

  “这只是应急之策而已。”

  “下官明白,先将连雨天撑过再考虑其他。”

  经过一番问话,摸清了大致情况。韩容生静静的在一旁听着,对云璃儿有所改观。平时的弱女子,在遇事后还能临危不乱,心理素质极好。

  “居民住在哪里?”

  “搭有临时住所,距离这里不远,那里地势高,一时半会波及不到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璃儿点点头,略微有些疲惫。

  宗明眼力十足,笑着说道:“郡主、郡马爷,不如先去住处歇息片刻。”

  云璃儿想要拒绝,却被韩容生抢先说道:“先回去换身衣服,免得着凉,然后再出来看看也不迟。”

  云璃儿这才把拒绝的话咽回去。

  一行人向住处走去,中途,石路两旁,人们手拿工具,冒雨劳作。负责劳动的人大都本地居民,身上被水打湿,分不出是汗还是雨。

  不久,来到住处,临时搭建的房屋,从外面看简陋至极,不挡风,好在能遮雨,勉强能住。

  房屋内的摆设齐全,是用来专门接待上面官员的,云长山以前就住在这间房内。

  宗阳在将二人带到住处后,便急匆匆的离开,毕竟身为知县,一堆大大小小的事还等着他处理。

  宗阳一走,两人再次陷入尴尬,对外二人是夫妻,自然只有一间房。

  韩容生倒是没有那么在意,打开随行包裹,里面有替换的衣服。找出一套,便去脱身上那件湿掉的。

  云璃儿见状,急忙背过身,表情似乎有些生气。

  “你怎能当面脱衣裳。”

  韩容生的思想毕竟开放,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,无辜的说:“又没有脱光,只是换个外衣而已,不用避人吧,我不怕看。”

  待韩容生换上干净的衣衫,整个人舒服许多,说道:“好了,你也换了衣服,免得着凉,我出去走走。”

  话中含义再明显不过,你换衣服我不看不就得了。

  未等云璃儿回答,韩容生便走出房间。此时,外面依旧下着毛毛细雨,连打伞的必要都没有。

  韩容生走在石路上,终于看到所谓的沟渠。称之为沟渠太过赞美,不如称之为土沟,只是简单的挖开泥土。

  土沟的两边填补了一层灰白色的东西,韩容生摸了摸才知道是什么。

  石灰砂浆,把石灰、沙和砾石混合在一起制成,强度不高,在遇水后更是脆弱,极容易塌碎。这种手段,临时应急还行,不可能作为长久之计。

  在韩容生的前方,许多穿着蓑衣的人站在积水中,往外挖淤泥。

  看着他们亡羊补牢,充分显示古人生活的艰难,韩容生有一股无奈感,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阻止水势蔓延,殃及到田地,减轻损失。

  在这个一切依靠人力的时代,恶劣的天气情况更是火上浇油。

  韩容生甚至看到,一个年纪颇大的老人,依然拿着镐头奋力劳动,每弯一次腰,脸上都呈现出痛苦的神色。

  韩容生急忙走过去,说道:“老伯,您歇会,我来吧。”

  老人抬起头,上下打量着他,然后说道:“小伙子,好意我心领了。别把衣裳弄脏了,怪值钱的。”

  韩容生所穿衣衫,都是王府购置,一眼便能看出是上佳的布料。老人摸不清他的身份,自然不敢让他替自己。

  韩容生可不在乎这个,一把抢过老人的镐头,说道:“您歇会,没事。”

  老人顿时有些慌乱,焦急的说:“哎,不行,还是让我来吧,一会万一让人家看到。”

  “怕什么,我自愿替您,难不成这还有人管?”

  老人满脸无奈,叹息一声,然后席地而坐,全然不顾地上的泥水。

  韩容生一边干活一边和老人聊天,从聊天中得知,老人姓徐,无儿无女,家中只有他一个孤寡老人,所住房屋是为数不多坍塌其中之一。

  当说及老人干活的原因,韩容生即愤怒又无奈。

  这次水灾望城的确派了不少人,可人手依旧不足,官府又不想出钱从外地雇佣,竟然让受灾的人自己劳作,才能给予救助。而有钱有势的,自然有人代替,肯亲自动手的,都是无权无势的贫苦人家。

  说到这里,韩容生替云长山感到不值,身为武王,望城本是他的私人地盘。但是,他不仅将赋税无私交给宫内,官员也由京城任免,可谓即无权又无钱,白白浪费了武王的身份。

  慢慢的,老人放松了对韩容生的警惕,和蔼的问道:“小哥是哪户人家的?懂事善良,要是谁家姑娘嫁给你,可算祖上积德喽。”

  韩容生自然不能实话实说,他们等级观念极强,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,怕是又要诚惶诚恐。

  “老人家过奖了,我不是本地的,来亲戚家串门,正好赶上水灾。”韩容生撒下一个善意的谎言。

  “小哥和亲戚关系定然很好,受灾都不肯离去。”

  韩容生笑了笑,并未否定,认真的去完成手上的工作。

  周围的人都发现了替徐老头干活的韩容生,一边夸奖韩容生懂事,一边吐露心中的无奈。

  从他们言语中,韩容生终于明白了一个他百思不得解的难题,那便是望京河极易涨水,他们却仍旧愿意住在附近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