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六章 茶馆与酒楼

第1卷 第六章 茶馆与酒楼






  “公子,您想去哪?”小青语气中透着兴奋。

  韩容生对望城又不熟悉,当然说不出去哪,本想让小青决定,可一细想,还是算了,有了目的地就会忽略掉很多经过的趣事。

  “走走看吧。”

  二人随意选择一个方向,慢慢悠悠走着。未行多远,一个场景吸引了韩容生的注意力。

  距离福泽楼几十步左右,有一店铺,招牌简单,上书茶馆二字,离得老远,就能听到阵阵喝彩声传至耳中。

  韩容生十分好奇,歪着头向内看去,小小的茶馆坐满了人,多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皆聚精会神的盯着一个方向看。

  原来,在茶馆的深处摆着一个桌子,桌子后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,正慷慨激昂的讲着故事,也就是说书。

  韩容生哪里见过这种场景,顿觉有趣,便走了进去,随便找了个空座坐下。

  小青一回头的功夫,竟然发现韩容生进了茶馆,站在门口,面色焦急的对韩容生挥手示意。

  韩容生好不容易发现了有趣的事,注意力正集中在说书先生所说的内容上,哪里顾得上小青。

  小青纠结了很久,一咬牙走进茶馆,小心翼翼的坐在韩容生旁边。

  这也怪不得小青,来茶馆听书的人,大都是在望城做工的男子,有闲暇时间,便来这里掏出几文钱,喝着大碗茶,听着书,来消磨时间。小青和韩容生虽然算不上权贵,可毕竟是王府的人,衣着与他人比起,华贵许多。

  而事实确实如此,当小青坐在韩容生一旁时,周围的人都好奇的打量两人,不过也仅仅是打量而已,片刻之后,便又专心听故事。

  韩容生发觉还是这种场合适合自己,档次不高,却充满人间烟火气,比窝在王府舒适许多。

  说书先生的说的故事,是大云国开国初期,几位开国功臣艰难的奋斗生涯,故事中人物性格饱满,再加上说书先生激情的描述,似乎当年的金戈铁马被展现在眼前。

  不过,韩容生总觉得缺少几分味道,相比他所知的白蛇传、西游记等等,少了些离奇和想象的空间。

  但是,他最近实在是憋坏了,就算给他讲小猪佩奇,估计也能听的津津有味。而小青也从一开始的坐立不安,到聚精会神,甚至会随着众人一起喝彩。

  福泽楼三楼,是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入的,只提供给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举办聚会所用。此时的这里已人头攒动,有男有女,皆衣着华贵,互相见面打着招呼。

  当云璃儿踏上三楼,原本嘈杂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,顿时成为焦点。

  随着云璃儿向内走去,凡是距离不远的,都会抱拳称一声郡主,云璃儿也会点头回敬。

  这时,一个长相较为成熟,充满风韵的女子迎了上来,拉住云璃儿的手,嬉笑着说:“璃儿妹妹,你终于肯出来了,还以为新婚的热情没过,不愿出来见人呢。”

  “采英姐姐莫要嘲笑妹妹。”云璃儿嗔笑道。

  看得出来,两人关系极好,围观的人见此情景,又恢复原状,开始与身边的人聊天。

  宋采英拉着我云璃儿找了个角落坐下,不停地打量云璃儿,云璃儿摸了摸脸,问道:“姐姐看什么,难道有什么不同?”

  “我看看璃儿妹妹成亲后,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

  “哪里会有变化。”云璃儿面带羞意,她知道宋采英指的是什么。

  “姐姐是过来人,普通女子成亲前后差异极大,可妹妹却不然,还是成亲前的少女模样。”宋采英的话看似夸奖,却又内含疑惑。

  云璃儿知道宋采英成亲早,又有一双慧眼,怕徒生猜疑,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妹妹刚刚成亲,哪来那么大变化。”

  宋采英似乎也赞同,可话题却没有偏离。

  “说来,我那妹夫呢,怎不一同前来?你成亲当日,姐姐只是远远看了一眼,连长相都没有看清楚。说起来,你堂堂郡主,喜事怎会如此简单?”

  云璃儿怕的就是这个,若两人关系不熟,也不会问的这么详细。可云璃儿和宋采英情同姐妹,宋采英自然有什么问什么。

  好在,云璃儿既然肯出来,就早已想好托辞。

  “相公生性洒脱,喜爱的事物与我不同,想必此时正在大街上,蹲在哪里看热闹。至于喜事,也是完全秉承相公的意愿,他不愿太过隆重,被各种规矩折磨的乏惫。”

  这一段时间,韩容生不喜拽文,不爱武术,每天在武王府中大喊无聊,可见他的性格。

  而云璃儿也确实猜对了,此时的韩容生正和小青一起,在茶馆中听说书。

  宋采英连连点头,说道:“倒是与某些书呆子不同,这么有趣,你更要介绍与我认识认识。”

  “姐姐哪天有空,我与相公去府上拜访。”

  “那感情好,妹妹若来,我哪天都有空闲。”

  两姐妹正聊的火热,一男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向两人,面带喜悦,插言打断了两姐妹的叙旧。

  “璃儿妹妹,多日不见,让为兄甚为想念。”男子不管是表情和语气,都透漏出对云璃儿有别样的情愫。

  云璃儿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,却又不好发作,正要敷衍回答,却被宋采英抢了先。

  “尹公子,璃儿已是有夫之妇,你这称呼是不是该改一改了。”

  这位尹公子显然有几分心机,马上换了一副表情,笑着说:“这点倒是被我忘了,对了,郡马爷可在,我巴不得赶紧结识一下,看一看是哪路豪杰,竟然将望城第一才女,纳入怀中。”

  云璃儿依然来不及开口,再次被宋采英抢先。

  “尹公子,人家郡马爷可不像你,靠着长辈的风光,每天无所事事。”

  城府再深的人被宋采英这样贬低,也无法继续装绅士。尹公子的脸当即阴沉下来,不过话语中倒是未显不敬。

  “邹夫人,小弟只是与璃儿叙叙旧,何必言语讽刺小弟。再说,小弟虽是知府之子,却从未依仗过家中势力,小弟的文名全是靠自己上进好学所得。”

  宋采英听得眉头直皱,阴阳怪气的说:“哎呦,上进好学?你可有功名在身?对望城可有贡献?竟然好意思扯什么文名。”

  这边两人的吵嘴,吸引了全场侧目,当看到是这两个人的时候,都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,似乎觉得他们两人互相看不顺眼,唇枪舌剑是天经地义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