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仙侠 > 大郡马全文阅读 > 第1卷 第五章 风头暂过

第1卷 第五章 风头暂过






  自从云长山将话题岔开后,江北相当识时务的不再询问韩容生的来历。

  江北与云长山确实是老熟人,有说不完的往事,接风宴总算在笑谈中结束。

  按照常理,江北一行人本该以极快的速度回宫中复命,可他却说:“王爷,咱家年老体衰,经不起长途跋涉,不如留咱家住上一晚,明日启程。”

  三人心知肚明,宫中的试探远远没有结束,所谓的年老体衰,不过是唬人的借口。

  “那些护卫?”云长山不动声色,表现出丝丝为难,那么多护卫,武王府哪里招待的下。

  可江北早就策划好了一切,笑着说:“无妨,留下两人伺候咱家,剩余的去城外安营扎寨即可。”

  “何须他们伺候江大人,当兵的粗心大意,本王让家中的婢女去伺候您。”

  江北急忙拒绝,说道:“还是自家人用着习惯,不妨事,留下两个即可。”

  看江北坚持,云长山无奈同意。不久之后,大批护卫离开王府,去往城外,只留下两个,负责守卫江北。

  江北倒是没有猜测中的到处询问,而是与云长山在书房闲聊。但他留下的两个护卫可没有闲着,不停在王府内闲逛,还表面客气的拒绝了仆人的陪同。

  韩容生和云璃儿、小青回到院子中,坐在凉亭中喝茶,云璃儿隐隐有些担心,并未明显表露。韩容生不点破,毕竟别人不可能像他一样,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,不担心江北查到什么。

  不久后,王府中的侍卫回来了,他们一直尾随在宫中护卫后面,直到他们出城。

  “郡主,郡马爷,他们并未全部出城,而是留下十几人,散布在城中各种场所,似乎在打探什么消息。”

  云璃儿点点头,让他们退下。

  “果然开始打探消息了吗?”云璃儿担忧的说道。

  韩容生有足够的底气,显得悠然自在,端起茶杯一口闷下,说道:“无妨,两年前薛老头来时,城中有几个人亲眼看到?任由他们查,不过是无用功罢了。最关键的,还是咱们武王府中的人怎么说。”

  “我总觉得不放心。”

  韩容生洒脱一笑,说道:“小青,你去府中晃悠一圈,若与那两个护卫相遇,大可闲聊一番,讲述一下郡主与郡马爷的故事。”

  小青听闻,放下茶壶,看向云璃儿,云璃儿点点头,小青才匆匆离去。

  凉亭中只剩下这对假夫妻,气氛颇为微妙,两人独处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尴尬。

  “你倒是满不在乎。”云璃儿打破沉默。

  “没什么可在乎的,你啊,就是杞人忧天。皇上是个疑心重的人,就算这次江公公一点疑问都没有,皇上对武王府的态度依旧不会改变。或者江公公带着一肚子疑点回到宫中,又能怎样,无非是查查我的来历。其实,结果都一样,咱们现在的目的,只是让皇上对武王府的怀疑保持原状而已,你不会想彻底消除皇上的疑心吧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云璃儿摇摇头。

  凉亭内再次陷入沉默,云璃儿起身说:“我回去看书,小青回来后,让她来见我。”

  韩容生无奈的笑了笑,看着云璃儿纤细的背影缓缓消失。

  直到天色变暗,小青才回来。而此时的韩容生躺在凉亭的长凳上,享受着天黑之前的凉爽。

  “公子,那两个护卫的确一直在打听您和郡主的事,好在您昨天让我去散布消息,他们得到的回答基本差不多。”小青有些兴奋的讲述着。

  韩容生感觉平平,并无成就感。严格来说,这根本算不上难题,江北的到来确实是为了打探云璃儿郡主突然成亲的原因,不管他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皇上都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直接怪罪武王府。韩容生真正担心的,是广平国的态度,如果他们不肯罢休,向皇上施压,皇上会怎么做?

  “好了,去告诉郡主一声吧,这件事暂时算是过去了。”

  小青急忙去往郡主的房间,将一切告知郡主。

  第二天一早,江北终于离开。人老成精的他,并未轻易相信护卫打听来的结果,有些事,不是他这个奴才可以做主的,还需要皇上拿主意。

  为了显示尊重,云长山亲自相送,一直送到望城城门前,启程之前,江北特意叮嘱道:“王爷,若有时间,回京城看看,很多故人都在念叨您。”

  “唉,人老了,不愿意长途跋涉,若有机会,让孩子们回去一趟,我就算了。”

  “也好,王爷保重。”

  “江大人,一路保重。”

  随着江北带着护送队伍越行越远,云长山的脸色黑了下来,自言自语道:“我若回到京城,长河的心难安吧。”

  接下来的几天,王府内一片祥和,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云璃儿把宫中送来的藏书全都搬到二楼,专心致志的研读。至于韩容生,他也从云璃儿那里借了两本书,可无奈书中内容太过枯燥,一翻开就开始打瞌睡,半天未到又还了回去。

  距离成亲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,天气越来越热,每日憋在王府中,让韩容生觉得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  终于,云璃儿受邀参加一场望城年轻一代的聚会。考虑到风头已过,可以走出王府了。韩容生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自由了。

  这天,韩容生、云璃儿和小青,一起走出王府。当然,韩容生可不是去参加聚会的,他只是想在望城里闲逛,找寻有趣的事情。

  云璃儿的目的地名为福泽楼,是望城最大的酒楼,服务周到、环境优美。当然,消费极高,是望城权贵的聚集地,能进入福泽楼本身就是一种荣誉。

  福泽楼外,云璃儿对小青说:“小青,你带韩公子四处逛逛,结束后,我自行回府。”

  小青如释重负,和云璃儿告别,云璃儿转身走进福泽楼。

  云璃儿消失后,小青拍着胸脯说:“可算不用进去了。”

  韩容生顿觉十分有趣,问道:“怎么?这里不是望城最好的酒楼吗?”

  “以前,郡主每次来都带着奴婢,可奴婢实在不喜欢那种氛围。要么作诗,要么谈商场、家世,奴婢听不懂,更不爱听,不如在外面玩的自在。”

  韩容生相当同意,这种聚会他也不喜欢,无非是一帮富二代、官二代,显摆家世、才华的攀比大会而已,想想就够无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