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穿书重生之女配你不乖全文阅读 > 第五十七章 蠢

第五十七章 蠢






  “我还不知道,轮虚真人什么时候收了你这样的弟子。”

  她没听出来他话中的鄙夷,只以为他是问自己何时进的古瑶派,心中一喜,笑答道:“我是三个多月前才入的古瑶派,被师父看中我的天灵圣体而收为弟子,可惜我悟性不够,苦练了许久,现在才是筑基期……”

  虽然嘴上是说着自己悟性不够,可是君舒痕心中可是暗暗得意的。之前未曾修炼,仅仅在三个月内就能达到筑基期,不说古瑶,就是放在修真界,这都是飞一般的速度,可以说是天才中的天才了。更何况她现在还未极二十岁,这般有潜力的修士,只要是有点眼力的,都会前仆后继地来巴着。

  她得意地看着言弦易,等着他吃惊的表情和对她的夸赞。

  言弦易眸光深邃地看着不远处的虚空,似是在思索。

  她唇角微勾,不惊更加得意了。只当他是因为被话中的内容震撼,没反应过来,她心中一动,眼中带上了三分水色,语气哀伤地道:“我是东荒崇彻城城主嫡女,从小到大,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,每日都很想念爹娘和弟弟妹妹们,可修真大道隔绝七情六欲,是为了追求天道长生,理应为了天道和天下苍生努力才是……”

  她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,把天道和天下苍生都说了进去,又提及思念父母家人,一方面是为了让言弦易对她产生怜爱,另一方面,也树立了她为追寻天之大道而忍痛远离血亲的伟大形象。

  言弦易却没有关注她希望他看到她优越形象的地方,而是注意到了其它的,只听他清冽好听的声音淡淡疑惑道:“东荒崇彻城城主?”

  君舒痕一愣,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这个,她眉眼弯弯道:“那是我爹爹啊,怎么,难道师兄认识我爹爹?”

  言弦易目光如炬地看着她问道:“你姓君?”

  “是,是啊……”

  “你说你是君府嫡女,可是我记得,东荒崇彻城君府,嫡女应该是君一初。”言弦易轻描淡写地道,眸子却紧紧盯着她。

  听到君一初的名字,君舒痕脸上的笑容明显一僵,有些不自然地道:“那,那是我姐姐……她已经死了……”她小心翼翼地看了言弦易一眼,强撑着笑颜问道:“师兄怎么会知道她?”

  言弦易转过身去,虽然那日在君府已经见到了她的棺柩,可是现在亲耳听到这消息,他还是有些感慨。

  当年一别之后,还想着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一面,“我还欠你一份因果。”他声音低沉,如从悠悠远山传来,却好像很温柔。

  他目光看向远山,却又好像透过远山看着其它的什么东西。

  “因果……?师兄与姐姐之间……”

  言弦易打断了她的探究,“她是怎么死的?”

  君舒痕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暗道君一初死了都不让人安分,她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修真者?!

  “她…她是摔死的……”

  “摔死?”言弦易狭长的眼睛微眯,看着她的目光让她不由得双腿发软。

  君舒痕暗道不妙,立刻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她眸光氤氲,声音有些呜咽地道:“是啊,姐姐她那日突然说想去爬山,到了山顶之后,一个不小心,就…就掉下去了……”

  言弦易眉头微蹙,眸光深邃地看不懂他在想什么。

  君舒痕以为他是在感伤,上前了一步,也像他一般看着悠悠远山,视线却是停留在他脸上,“姐姐虽然为人跋扈了些,也时常欺负我,可是…可是我一点都不恨她……姐姐她死无全尸,也真是可怜……”

  言弦易语气冰冷毫不留情地打断她的话,“逝者已逝,姑娘还是留些口德吧。”

  “我不是……”她想解释些什么,转过身去,却已不见他的人影。

  君舒痕眸光阴暗,咬牙切齿地道:“君一初,你这是死了都要给我找麻烦吗?!”

  另一边:

  一抹身影跌跌撞撞地从山林间飞速跑下来,是一个面色惊惶的少女,她衣服破烂不堪,平日里柔顺的墨发此时凌乱无比,脸上和身上都带着从树林间跑下来时所被刮伤的痕迹。她手中握着一把刀,另一只手紧紧抓住身后竹篓的背带。

  四周明明看不到人迹,她却拼了命地向前跑着,仿佛有什么鬼在追一般。她脚下一软,摔在地上,却又滚爬着外前跑,光着一只脚的脚丫子踩在落了一地的落叶枯枝上,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。

  “我去你妹!”君一初忍不住爆了句粗口。

  谁能告诉她大清早地被一只蠢猪追是什么情况?她只是采丹草的时候发了会儿呆,就被洞里那只猪追了整整两座山啊!两座山!

  一阵粗重的呼吸声自身后传来,君一初僵硬地转过身,目光凶狠地死死盯着那只通体漆黑,体积却有普通猪大小三倍不止的黑猪。

  她明明都将这只猪给迷晕过去了,但不知道是不是这猪的体积太大,她下的迷药分量不够的原因,她才采了丹草,它就醒了。君一初自然是大惊,立刻用了防御法术想抵挡过去,但之后她却悲惨的发现,对这只猪,好像她的什么法术都不起作用,它的皮又太厚,她怎么都伤不了它,就只得狼狈地逃跑了。哪想到她连跑都跑不掉,这只猪追了她整整两座山,还是没有放过她。

  君一初决定,她回去后一定要将太玄门的常识手札全都背下来,不然她都不知道她都已经将采的丹草还给它了,那只猪还追着她做什么?

  “我警告你啊,不准再追着我了,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君一初恶狠狠地说道。

  那只猪兴奋的嚎叫了一声,同君一初一般,目光狠狠的盯着她。

  “……我说你听明白我讲什么了吗……”君一初一脸无语地道。

  黑猪前蹄刨了刨土,猪鼻子拱了拱地,君一初见此,脸黑了大半,“哎哎哎哎,我说你不准过来啊,你过来我就真对你不客气了……”没等君一初说完,那只大拱猪就朝君一初兴奋地扑了过来。

  半响,君一初都没感受到那只猪的重量,她小心地睁开了一只眼睛,轻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
  那只猪竟然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“蠢。”一道清冽好听的声音从空中传来,明明是在骂人,那语气中却带着几分笑意。

  君一初迟钝地反应过来那声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,她僵硬地转过身,看着正浮在半空中的那个惊为天人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