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暗恋·橘生淮南(全集)全文阅读 > 第22章 其实是赌气

第22章 其实是赌气






  又是一个周六的法律导论课,洛枳坐在惯常的角落里,最后一次检查自己要交上去的期中论文。

  抬头看讲台的间隙,她居然瞥见了讲台边拿着水杯的郑文瑞,对方将论文放在讲台上交给助教,然后从左侧的门出去接水。

  这门课在阶梯教室上,人太多,她从来没有发现郑文瑞也在。

  她果然也选了法双。洛枳心想。

  郑文瑞边走边拧盖子,然后在门口撞到匆忙进门的盛淮南,洒了对方一身水。

  不过看样子杯里原来存着的水,应该是凉的吧?

  洛枳笑了,这几天来第一次真正开心地笑了。盛淮南还真是跟水有缘哪,弱水三千,到底要哪一瓢?

  郑文瑞的脸红了,隔着这么远都看得一清二楚。盛淮南依旧是礼貌地微笑,摆摆手就走到讲台前掏书包交论文。郑文瑞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盛淮南,看着他头也不回地向后走去寻找座位,然后黯然低头走出了教室。

  洛枳有些感慨,但是她并没有怜悯之情—即使要怜悯,也应该先可怜一下她自己。她和郑文瑞之间的区别,不过就是郑文瑞会站在那里傻傻地看他,而洛枳会掩饰一下自己目光的方向而已。

  那么江百丽呢?

  百丽并没有与戈壁摊牌分手。江百丽只是死死地攥着戈壁。她不是不在乎感觉,不是不希望有一份完满干净的爱情,但是面对现实的时候,她能做到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,只要攥住他的手就好了。

  你活着时爱谁无所谓,总之你死的时候,只能跟我埋在一起。

  倦意涌上来,她起身去交论文。

  “洛枳!”

  张明瑞出现在旁边,和她一起下台阶。

  “论文写的什么啊?”他问。

  “《中世纪的婚姻制度起源》,算是跟婚姻法沾边的题目吧,反正这个教授好像很喜欢胡扯些边缘的东西。你呢?”

  “啊,就是各国宪法和社会制度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,都是从百度、google上面粘贴下来的,就是整理了一下。他估计不会发现。唉,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不会写文章。”

  两个人把论文送到助教手里,助教象征性地翻了翻洛枳的论文,油腔滑调地长叹一声:“女人啊。”

  她对助教吐了吐舌头,笑得很灿烂。

  “你认识助教?”张明瑞问。

  “不认识啊。”洛枳恢复了面无表情。

  张明瑞皱着眉头盯着她,觉得女人简直太难懂了。

  洛枳刚要跟他挥手说拜拜,张明瑞忽然说:“我和你一起坐好吗?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“盛淮南,一起来吧!”张明瑞回身大声喊。

  她微微眩晕,盛淮南拎着书包站在过道上点头,然后朝张明瑞身后的她微笑着打招呼。

  搞什么?

  她认真努力地修炼了很久,才平静下来,才认赌服输,吃瘪一样地告诉自己,认了吧,算了吧。

  现在这又算什么?老天爷该不是想要玩死她吧。

  洛枳又看了一眼打完水进屋的郑文瑞,告诉自己,洛枳你要冷静,你要说话算话。

  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然后往里面挪了两个空位,把靠近走道的外侧座位留给他们俩。戴上耳机播放久石让的钢琴曲,她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翻开新买的《八百万种死法》。

  张明瑞和盛淮南走过来,每个人都从书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  “赶紧赶紧,助教是说下午两点发到邮箱里吧?我靠,你怎么也忘了?”张明瑞急急忙忙地掀开电脑。

  原来是这样,怕坐在前排明目张胆地打开笔记本赶作业会被老师骂。她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我不知道留作业了。”盛淮南的声音有点儿迷糊,迷糊得可爱。

  “你最近魂不守舍的。”

  钢琴曲无法盖过他们的对话。洛枳把CD音量开大,然后埋头看书。

  每次她想要假装淡然但又觉得很难做到的时候,都会埋头看侦探小说,能很快入迷到人事不省的状态,对周遭麻木到浑然天成。

  直到张明瑞轻轻地推推她的肩膀。她摘下耳机。

  “助教抽查点名。”张明瑞小声说。

  他刚说完,助教就很大声地喊:“洛枳。”他的南方口音发不出L这个辅音,更是将“枳”字从三声擅自改成了四声。听上去就像“弱智”。周围同学纷纷笑着回头寻找,张明瑞更是笑得捶桌子。

  没想到洛枳依旧低着头看着书,面不改色地举起手说:“到!”

  助教坏坏地一笑,形象非常猥琐,好像某只松鼠从《冰河世纪》里面逃了出来。洛枳瞟了一眼,也不由得笑出来。

  张明瑞问:“那个家伙是不是看上你了啊,刚才交论文就不对劲,现在隔这么老远还调戏你?”

  她白了他一眼,说:“看上我不是正常吗?我这么好的女生。”然后把耳机塞回去。

  张明瑞又气急败坏地怪叫了几声,声音淹没在音符中,她没有听清楚。

  盛淮南也说了句什么,她的余光看到他的嘴唇在动。

  听不到自然有听不到的理由,她相信上天为她好。

  她低下头,继续看书。

  课间休息,张明瑞站起身伸懒腰,推推她。

  “又什么事?”洛枳正看到精彩的地方,有点儿不耐烦。

  “休息啦!我们要下楼买点儿吃的,早上没来得及吃饭。你要不要捎点儿什么?”

  “不用,谢谢。”

  “那就和我们一起下去转转吧,总坐着多累啊。”盛淮南笑得很温暖。

  温暖得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。

  的确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—如果她的心事不算事的话。

  盛淮南的笑脸,还有那和缓熟络的语气让洛枳这些天来第一次认真地把目光投向他,也第一次发现,他的笑容和别人眼里的自己有多么相像,又有多么可怕。

  她又看看张明瑞。

  “我帮你们看电脑。”她说完就重新准备挂上耳机。

  “你—”张明瑞又开始扯她的袖子。

  “你烦死了!罚你请我喝水溶C!外加乐事薯片!少废话,赶紧去!”

  张明瑞被吼得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顶回去,倒是盛淮南笑着把他拉走。

  两个人刚迈出去一步,盛淮南忽然回头喊她。

  “洛枳,要什么味道的薯片?”

  洛枳面无表情,盯着张明瑞。

  “各、要、一、袋。”

  她的思维最后还是被盛淮南的各种笑脸集体攻占,索性合上书,关上CD,坐在座位上发呆。

  直到被头顶倾盆而下的大袋薯片惊醒。

  原味、番茄、烤肉、黄瓜、比萨,一共五袋,还都是最大袋的。盛淮南靠在墙上,笑吟吟地看着她,而空投薯片的张明瑞正在她头顶上方拿鼻孔对着她出气。

  她没有说话,拿出自动铅笔朝包装袋扎过去,一袋一袋地放气,直到它们都变得瘪瘪的。

  “你干吗?”张明瑞问。

  “这样节约空间,要不书包里放不下。”

  “你倒是聪明。”这句话是盛淮南说的,他正在吃一袋小袋的黄瓜味薯片。

  “是啊,我聪明得连我自己都害怕。”她忍不住引用了九把刀某部小说里主人公的名言。

  “满意了?”张明瑞居高临下地说。

  “谢啦。”她举起一袋薯片朝他摇摇。

  “跟我没关系……是盛淮南买的。”张明瑞说。

  她感觉到靠在墙上的盛淮南好像对她的反应很期待。

  “哦?铁公鸡啊你,不是说让你买吗?”她没有理会。

  “什么啊,你当我傻啊,傻子才真去一样一袋地买呢!”

  “喂,你什么意思啊?!你说谁傻?”

  被她刻意忽略掉的盛淮南终于插话进来。
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张明瑞突然闭上了嘴,另一边,洛枳丝毫没有讲话的意思。

  三个人陷入奇怪的沉默,是谁说的,这种情况往往预示着头顶有天使飞过?

  她看向盛淮南,盛淮南脸庞微微泛红,眼神明亮,有点儿尴尬,但是仍然执拗地看着她。

  这算什么?这到底算什么?

  她突然笑了出来。也许是觉得这种场景实在讽刺,却又说不出为什么。无视张明瑞一脸的困惑,她只是不停地笑,把薯片一袋一袋塞进书包,然后站起身来经过两个沉默的男孩子,向后门走过去。

  “洛枳,你也选法双啊。”

  郑文瑞端着水杯,看着她,礼貌地笑着,眼神却飘向她的身后。

  洛枳猜,其实郑文瑞很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前几次法导课偶尔和盛淮南、张明瑞一同走出教室的情景吧,她会不会不开心?毕竟洛枳熟知她的心思,却又和她喜欢的人混得很熟络的样子。

  无所谓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洛枳漠然地想。

  她指指自己手上的书包说:“你也选修法律双学位啊?呵呵,改天再聊,我先闪人了。”

  洛枳需要很久才反应过来,她以为自己泄气了、放弃了,其实从她故意不看也不理盛淮南的时候开始,她就是在赌气,在耍脾气。

  原来她真够矫情的。

  所谓矫情,就是明明在赌气,偏偏做出一副看破世事的样子,动不动就说自己已经心冷。

  她承认,她没有办法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坦白豁达,纯粹放松。所以她没有办法和他做朋友,当作什么芥蒂都没有—能做到那样的只有两种人,真正纯良清澈的人,或者心计城府极深又懂得忍耐和等待的人。洛枳两种都不是,只能赌气。这样混沌的状况让她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,缺少某种形式,就算想放弃,也连一个洒脱的“放手”的姿态都做不出来。

  她突然懂得了百丽当年给戈壁郑重其事地发短信表白时的心态。

  她们都需要一个交代。

  怪不得丁水婧埋怨她的漠然。其实对于感情,她什么都不懂,偏偏让懂的人感觉到她在用自己所谓的超然嘲笑众生。

  她真的不懂感情。

  洛枳刚迈进宿舍门,手机里就窜进一条短信息。

  盛淮南问:“你……是不是一直在生我的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