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暗恋·橘生淮南(全集)全文阅读 > 第92章 新生活

第92章 新生活






  洛枳并没有告诉顾止烨自己要去哪里。那家大酒店和东直门麻辣诱惑还有段距离,毕竟人家两人是要约会吃饭的,她不想耽误时间,所以就随便说了一个沿路的方位让他把她放了下来。下车后才又扬手叫了一辆出租车。

  洛枳到的时候正是十一点半,酒店退房查房正忙。付姨的儿子也忙得团团转,根本没有时间带她去他妈妈住的地方。她索性就坐在大厅角落,拿出了笔记本电脑,一边修改简历一边等待。

  有个相熟的学姐介绍她去一家规模不大的律师事务所实习,跟着一个专门做经济法的律师做助理,每天大概能拿到一百五十块左右的实习工资,现在急着朝她要简历。

  朱颜离开后,她必须找到另一份薪水相当的工作。更何况,她原就不打算毕业后继续深造,总是要及早积累好各种实习经历,为以后找工作做准备。

  洛枳低头奋战了半天,Word格式还是调得不满意。她伸了个懒腰,抬起头,竟然看到了戈壁和陈墨涵。

  陈墨涵穿着浅蓝色的吊带衫,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亚麻开衫,墨镜遮住半张脸,洛枳一时有些认不出。然而,旁边那个穿着黑色T恤的背影必是戈壁无疑。

  两个人都冷着一张脸,并没有牵手,看起来很像黑白无常结伴来索命。

  洛枳才意识到,这里很靠近陈墨涵所在的大学。

  想到江百丽终于下定了决心,她看到这两个人倒也不觉得太过添堵——直到十分钟后,她在大厅又看到了江百丽和顾止烨。

  百丽和顾止烨相距有一段距离,两个人一前一后,有说有笑地朝电梯间走,并没有到前台登记。洛枳第一个念头还以为他们竟然进展如此神速,饭都不吃了就来开房……转念却觉得心慌。

  她连忙将简历保存好。直接合上电脑塞进包里,大步朝电梯间跑过去。到拐角的时候,洛枳停了一下,微微歪过头去看,见到他们两个人进到电梯里了,才慢慢走过去。

  电梯门缓缓合上,洛枳站在指示灯旁边静静地看。

  十六层。

  洛枳也搭乘另一部电梯上了十六层,幸亏酒店走廊很长,她拐出电梯间,刚好远远看见走廊尽头的顾止烨掏出一张卡,在门上刷了一下,推门进去,江百丽也笑嘻嘻地跟着。

  她觉得有点儿怪异,可也没办法——她毕竟管不着你情我愿的事情。

  虽然江百丽看起来不应该那么放松自然才对。

  洛枳缓缓走过去,在他们房间附近待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行为非常愚蠢,正要离开,突然听见背后两扇门同时拧开把手的声音。她连忙闪身到另一间房门口,藏在了拐角。

  江百丽和顾止烨。

  陈墨涵和戈壁。

  两个房间门对门,四个人同时走出来,面面相觑。

  “百丽,你怎么在这儿?”戈壁的脸苍白一片。

  陈墨涵则挎着戈壁的胳膊,笑得煞是甜美。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!”

  凭洛枳对江百丽的了解,她猜想这句话江百丽本来应该是想要说得淡定自若、清者自清的——然而眼中凌厉的神色和失控的音量都暴露了她有多惊讶和愤怒。

  陈墨涵和戈壁十指交握,清清爽爽地出现在酒店这个暧昧的地点。即使江百丽早就接受了他们已成情侣的事实,也未必能够掩藏住突如其来的情绪。

  “你不也在这里吗?”百丽的声音更大了。

  戈壁脸色一暗,转过头去。

  洛枳自然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后来的拉锯战中,是不是曾经有过什么不真实的表白和兑现不了的承诺——戈壁有没有夸张地说过他和陈墨涵之间有多么生疏冷漠,有多么比不上他和百丽曾经的亲密?

  也许有吧。否则,江百丽看到酒店房间门口的这两个人,怎么会如此激动。

  这时候,陈墨涵抿嘴一笑,声音听起来落落大方,像个控制进度的报幕员:“行了,酒店这种地方谁有钱谁就来,有什么好惊讶的。是吧,百丽?”

  戈壁和百丽都愣住了。百丽脸色发白,却不解释,眼睛盯着墙壁。

  “昨天戈壁还说你没有男朋友,开什么玩笑,都到这一步了!”

  洛枳从未这样厌烦过陈墨涵腻得泛油光的声线。她不死心地盯着顾止烨,对方却什么都没说,陈墨涵猜测他和江百丽之间的关系,他既没否认也没肯定,还是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,只留江百丽在原地难堪。

  虽然不是男朋友,总归是朋友吧,何必这样。

  洛枳脑子里迅速盘算着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,心底隐隐有种不好的推断,来不及仔细思考,她只知道自己此刻一定要做些什么。

  “百丽,你们为什么在这儿?”洛枳装出很惊讶的表情,拎着还没来得及拉上拉链的书包慢慢走向前。

  在酒店开房都能开到隔壁房间来,真是巧。

  “刚才下车时都没好好谢谢你,我急着跑过来看亲戚家的孩子,约好的时间都迟了,所以急急忙忙就跑了。那个,你们俩不是说好了去麻辣诱惑吗,怎么也到这儿来了?不吃饭了吗?”她堆起满面笑容,很自然地站到他们两个身边。

  陈墨涵冷笑:“人家小情侣想做什么还要先跟你打招呼吗?”

  “我也没跟你打招呼,干你什么事。”洛枳不看她。

  江百丽只是低着头看地板,一句话都不肯说。

  “百丽,你吃饭吃一半来这里做什么?”洛枳穷追不舍。

  她一定要江百丽亲口说出顾止烨带她来这里的缘由。陈墨涵必然是希望让戈壁误会江百丽不自重,虽然在戈壁面前澄清这一点并没什么意义,但她不想让陈墨涵得逞。

  “他有个哥们儿住在这间房里,”百丽勉强一笑,看了看顾止烨,“他拿着门卡来帮哥们儿带一样东西出去,因为着急,所以先不吃饭了,过来办完了事情再去。”

  江百丽活像在梦游。

  “别装了,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俩为什么出现在酒店,该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,装什么纯。”陈墨涵烦躁地皱起眉头,拉着戈壁就要离开。

  “哪种关系啊?在酒店里从房间出来,一看就和你们两个是一种关系?”江百丽嘴唇都在抖。

  “你这个女生怎么这么烦人哪?!”洛枳忽然就火了,“我和百丽说话,你老插嘴做什么?什么叫‘装纯’,你自己不纯,看全世界都觉得装!你有没有点儿家教啊?人家为什么来这里,到底干你什么事啊?牵着你的男朋友该做什么做什么去,行不行?”

  她忽然就懂得了如何去做一个闺密。

  洛枳大声的呵斥戗得陈墨涵脸色青白,她胸口起伏,半天说不出话来,终于想到反驳的话,刚要开口就被戈壁拉住了胳膊。

  “走吧。”他紧紧抓着陈墨涵的胳膊,几乎是用拖的方式将她拉向走廊另一端的电梯间。

  “贱人!”陈墨涵倒着走,空着的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恶狠狠地朝着江百丽的方向点啊点。

  “没人关心你叫什么,用不着自报家门!”

  洛枳觉得自己像是被踩了战斗模式的开关,冷笑都有些恶毒的狰狞。

  陈墨涵又喊了些什么,他们已经有点儿听不清了。这两个人离开后,洛枳才觉得心猛地向下一沉,她刚才所做的一切几乎出于本能,此刻却要好好计较——抬头看着顾止烨平静的脸,她一时拿不准自己要如何应对。

  顾止烨刚才为什么要沉默?

  也许因为江百丽一厢情愿,顾止烨只是觉得这一切与他无关,所以不讲话;也许顾止烨只是绅士风度,不方便和陈墨涵一个女孩子针锋相对。

  也许,洛枳最坏的揣测是正确的。

  她害怕行错一步就会毁了江百丽的希望。

  “我要倒追顾叔叔,开始新生活!”几小时前,眼前这个低着头的女孩子还坐在宿舍的床上大嗓门儿地指点江山。

  三个人尴尬地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还是洛枳干笑了两声,装傻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来找人,看到你们几个就走过来了,没想到是这种场面。我脾气不大好,本来也不想和她吵的。其实我也饿了,要不这样吧,我先不等我朋友了,我们一起去麻辣诱惑吧,我……百丽?百丽?”

  在洛枳硬着头皮说了这样一大堆话后,江百丽忽然抬起头,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泪珠却止不住地往外奔涌。

  “我先回去了。”她说着,急匆匆地转身就走。

  洛枳没有去追她,倒是顾止烨愣了两秒钟,就大步跟了上去。

  查房的清洁工推着推车经过她身边,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正呆站在走廊中央的洛枳,对她说:“姑娘,让一让。”

  洛枳不好意思地闪身:“对不起。”

  她说着,抬头看了看自己背后的门牌号。

  “对不起小姐,这个我不方便透露。”前台小姐笑得很假,洛枳只好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  直接问,真够笨的。洛枳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过来是做什么的,连忙拿起手机。

  “程鹏?还在忙吧?……我不急我不急,我是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信息。”

  她坐在十几分钟前改简历的沙发上发呆,过了一会儿就接到了付姨儿子的电话。

  “我查到了,叫……哎呀怎么一转身我就忘了?叫……”

  “姓什么?”

  “姓陈。”

  “陈墨涵?”

  “啊,对对对!就是这个名字,有点儿复杂,我一直念叨着,到底还是给忘了……”

  洛枳忽然感觉到身边的沙发向下一陷,她侧过脸,看见顾止烨坐过来。

  她不知道说什么,可能什么都不需要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