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暗恋·橘生淮南(全集)全文阅读 > 第38章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

第38章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






  周六仍是漫天大雪,她很早就出门去等公交车,车却因为路况的原因迟迟不来,她赶紧伸手打车,一路上暗暗祈祷不要迟到。

  早上的校园行人很少,她进门后就沿着每隔十米处张贴的考点路线指示标往前走。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子跑过来搭讪,问她是不是也去找考场。两个人结伴而行,不咸不淡地聊几句,呼出的白气瞬间被迎面而来的漫天风雪裹挟着呼啸而去。洛枳一瞬间恍惚觉得风把声音也一起带走了。

  “我是学旅游管理的,我们学校这个专业当年招生的时候收了好多钱,和爱尔兰的一个什么什么大学—名字忘了,反正也没名气—联合办学,雅思一过6分我大四就能出去,念三年,直接把本科变成双学位,研究生就是那个爱尔兰大学的在读了。不过我也得能过6分啊,我这都第四次了,上一次是5.5,差点儿没把我肠子悔青了。我四级还没过呢……”

  不知是不是因为下雪,女孩子略微沙哑的嗓音在空旷的校园里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响声。

  洛枳一边走神儿,一边听着女孩子抱怨自己爸妈多管闲事。

  “这年头,谁都知道出国没有前几年那么容易唬人了。我这德行,加上那某某爱尔兰大学,一看就是拿钱堆出来的,写到简历上也没人要。我跟我妈说,我毕业就回省,就在我爸开的洗浴中心当大堂经理,小破地方招聘大堂经理都说要硕士学历,你说这不是有病吗?……”

  迎面跑来一个肤色黑亮的老外,短袖T恤加单薄的运动长裤,对着穿得厚厚实实的她们笑了笑,洁白的八颗牙,和脸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。

  “靠,你别说,这黑哥们儿还真帅。”

  女孩刚说完,跑过去的老外突然回头,响亮地用带京腔的普通话回答:“一般一般,谢谢啊!”

  洛枳失笑,身边的女孩笑完后又回归沮丧:“我的英语绝对赶不上他的汉语一半利索。”

  分考场排队的时候她们道别,洛枳朝她挥挥手说“加油”,女生大大咧咧地一笑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。

 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洛枳心生羡慕。

  进了考场,洛枳依据指示调试好了无线耳麦,手指不安分地拨动事先已经被考官摆在桌上的专用下蛋铅笔和橡皮,然后百无聊赖地伏在桌上等待。身边的男人看样子年龄不小了,正倾过身子笑嘻嘻地搭讪:“小妹妹,第几次考啊?”

  洛枳向来是外表和气的人,也不免皱了眉说:“第一次考。”

  “哦,没事没事,别担心,一般第二次开始就能越考越好了。”

  洛枳气笑了。

  监考的英国老太太语气和蔼笑容温暖,然而当她看到一个女孩提前翻动了考卷的一刹那,立即拍桌大喝一声“You!”尖厉严肃的嗓音把洛枳吓得心脏都被戳了个窟窿,手一松,下蛋笔就跌落在地。旁边那位一回生二回熟的大叔帮她捡起来,笑嘻嘻地轻声说:“答得挺快嘛。”

  洛枳皱眉无视。

  阅读考试结束时,考官要求大家将试卷背面朝上放在桌子上,谁也不许动。身边的男人却不断朝她使眼色,示意她把卷子翻过来让他抄两笔—她漠然地把头扭到另一边。

  下午考口语的时候她是第三位考生,坐在门口静等时遇到了前面走出来的考生。

  “小心点儿,印度人。”那个沮丧的考生垂着肩膀扔下一句就走。

  洛枳涣散的精神紧急集合。

  果然是个皮肤很黑的印度籍女考官,然而对方一开口居然是漂亮的美音。洛枳着实吃了一惊,反而觉得像天降喜讯,整个人都亢奋起来。两个人的语速都快得像辩论会了,但是交谈得很愉快。

  洛枳的嗓子本来已经恢复正常了,现在却有些吃不消了,变得略略沙哑,说话之前总要清嗓子

  考官说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:

  “为什么有时候记忆和事实有出入?”

  洛枳张了张嘴巴,哑然失笑。

  她低下头默默地想了十几秒,才扬起脸慢慢地说:“也许是某种自我保护吧。事实已经够糟的了,何必在回忆的时候还要为难自己。”

  很武断而感性的回答,也缺乏逻辑。考官有几秒钟的愣神,然后给了她一个极其耀眼的灿烂笑容。

  洛枳却在那一刻沉重地叹息。这样清醒的白天,一切都如此真实,桌子,椅子,粗糙的触感,暗淡的光泽—这样的真实把她记忆中珍藏的一切映照得很荒谬。过往的一切究竟是真实,还是粉饰?

  走出考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。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道路交通却更加拥堵,她只能沿着马路踩着新雪慢慢走。不一会儿,凛冽的寒风就将她的鼻尖冻得失去了知觉。

  她忽然想起来考完试后还没开机。屏幕刚刚亮起不久,手机就开始不断地振动。洛阳,张明瑞,百丽,妈妈……很多人给她发来短信询问考试情况,甚至还有许日清,想必是张明瑞告诉她的。洛枳觉得心里很暖,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回复。过了几分钟有电话打进来,是妈妈。

  “洛洛,考完了?”

  “刚出考场,你的电话真及时。”

  “心灵感应。”妈妈在电话另一边笑,“怎么样?”

  “挺好。”

  “对了,你们圣诞节放不放假?”

  “我们圣诞节放什么假啊,你以为我在哈佛啊?”

  “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个付姨说,她有个亲戚在铁路局工作。你要是圣诞节前后回来,可以买站台票上车后再补卧铺的学生票,回北京的时候你和付姨他们一起,羽绒马甲也不用她给你捎过去了,你正好可以把他们送上地铁,听明白了吗?”

  洛枳对这种啰唆的叙述只能没脾气地笑:“明白,明白。”

  妈妈絮絮叨叨地给她讲具体如何找列车长,时间车次,又问她有没有要紧的课程,说了很久才放下电话。

  12月24日是星期六,洛枳计划周五早上上车,翘掉政治课和体育课,周日晚上返校。

  今年12月24日,是父亲十五周年的祭日。

  洛枳已经有点儿记不清出殡的场景了,从自己家里到火葬场,一路遇到无数陌生的亲戚。在冗长繁杂的仪式中,她都只顾着哭,只有一个阿姨负责照看穿戴重孝的自己。

  她只要哭就可以了,孩子的悲伤纯净而简陋,只需要看到一个不会动、面色惨白、冰冷冷的爸爸,只需要听到人家一句“爸爸永远回不来了”,就能哭到昏天黑地,直到累了,平静一会儿,休息一下,再被人提及几句,再哭……

  反正会有很多人蹲下抱着她说“苦命的孩子”。她可以一直哭下去。

  但是不知怎么,在阿姨怀抱中的她突然抬头。葬礼那天也是下着大雪,比现在这一场还要大。

  雪花是天空的碎片。

  她睁大眼睛看着雪从无到有渐渐变大然后落到自己眼里,冻住了眼泪。那样的压抑和盛大突然让小小的洛枳不再抽噎,而是转过身去看人群中的母亲,嘴唇发白颤抖、正在砸一个泥盆却几次都砸不碎的失去力气的母亲。

  她知道,艰难的日子才刚刚开始。

  那一刻,悲伤加重,越过了孩童懵懂的悲伤和眼泪。

  刚放下电话,手机又振动。

  这次是盛淮南。

  “雅思考完了?”

  “嗯,挺好的。”

  同样的问候,来自别人,她就笑笑说“谢谢”,来自他,就会感动异常。人的心永远都是偏的。

  “一般别人就算是考得好也只会说一句‘嗯,就那样吧,还行’。你还真诚实。”盛淮南的声音很明快。

  “是嘛。”洛枳没有斗嘴争辩的心情。

  盛淮南停顿了一下,又问:“回学校了吗?”

  “正在路上。雪积得太厚,又堵车了,我走回去,还好北语离咱们学校不远。”

  “我去接你吧。”

  “这儿堵车,能过来的只有直升机,你怎么接?”

  “呵,对啊。”盛淮南笑了,有点儿尴尬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洛枳没戴手套,手指很快就僵硬了,可是她没有催促。

  “冷吗?”他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没戴手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把电话挂了吧。你感冒还没好吧?嗓子还是有点儿哑。把手揣到兜里好好暖和一下。预祝你考出好成绩。”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洛枳把冰凉的手机放回书包里。前面的十字路口混乱不堪,行人在车辆的夹缝中自如地穿梭。她愣愣地看了一会儿,然后低下头继续往前走。

  被伤得再狠,只要对方问一句“疼不疼”,就能活过来。

  迎面来的风吹走了她残留在脸上的笑容。